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赤生瞳_ 第二十九章 封铭戒,机械兽

时间:2021-07-03 14: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冷羽无情小说赤生瞳 第二十九章 封铭戒,机械兽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楔子:主角语录之一:勇往直前,就是不信邪

    又是一天,两人从修炼中醒来,昨天虽然危险,不过赚的也很多,无数的精灵币不说,还有十张地图,虽然这些地图都是分散的不能拼接,但是灵力值还是可以被身份牌记录的,两个人一起将灵值平分了。赤生瞳拿出了地图,这时,两人的位置是在地图顶端,他们是从中部上来的,如果向前走,那么就会进入到俞棂的地图标记范围,虽然他们可能离开了,但是地图上的灵兽肯定是没了,而且也没有地图可拿,因此他决定了往地图的右边走。他手中这块大地图是余无青的,形状像是一个E型,一共五块拼凑而成的,朝右走有一大片已显示的地图,而且不用走多久就有一块相邻的地图。“紫柔,接下来我们往右边走怎么样”,赤生瞳和她商量着,紫柔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了紫柔,我们有这么多地图,如果现在杀死灵兽,那它们的灵值会被哪张吸收”,赤生瞳问道。“是根据实际地图的面积大小判定的,首先是不管谁杀死的,离得近的人地图会先吸收掉灵值,如果两人都在很近的距离,那就会按照地图的大小来判定,如果只有一个人,他有多块地图也是按照最大的一块判定。都是按照红线的范围,也就是实际范围大小来决定”,紫柔解释道,她也是后来遇到余无青才知道这个规则的,所以赤生瞳一直一个人,不知道也正常。赤生瞳听完心中一愣,还有潜规则啊,不过随后释然,反正所有人都不知道,不过这个规则倒是很有意思。对了,赤生瞳才想到他还有一枚戒指,是从俞棂那里敲诈来的。他将戒指中的东西看了一遍,里面除了无数精灵币,还有灵晶好几十万,赤生瞳不经感叹,不愧是一城的少主啊,不过其中没有一件灵器,没有一本体术,这让他有些疑惑,想来是贵重的东西都放在了另一枚戒指中,赤生瞳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只差一点就能知道开启的方法了。

    对了,赤生瞳突然想到一种方法,他取下了戒指放在手上,一旁的紫柔很奇怪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赤生瞳划破了左手的手指,一滴血滴在戒指上,叮!一阵轻鸣声传来,赤生瞳欣喜若狂,随后又滴了几滴血。锈迹斑斑的戒指变成了彻底的幽黑色,原本戒指上的缺口开始缓缓变长,最后结合在一起,赤生瞳将戒指拿起来带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带上的一瞬间,叮!又是一声轻吟,黑色的戒指开始发亮发烫,最后变成了血红色,犹如鲜血凝成的一样。这一系列的变化一旁的紫柔都看在眼里,她从没见过嗜血的戒指,而戒指变成血红色后,就在没任何反应了,赤生瞳眉头深锁,他确定除了戒指变色外,其他的没有一点变化。赤生瞳摇了摇头,看来还是不行,那就只能把它扔掉,毕竟这戒指和俞棂有联系,带在身上就像卫星定位,时时刻刻被人知道行踪。嗯?他用力取了两下,“怎么了”,紫柔问道,“这戒指”,赤生瞳又试了两下,“取不下来?这不会是什么诅咒之物吧,在我暗影族有很多诅咒契约就要用鲜血开启,而这枚戒指也嗜血”,紫柔也是露出担心之色。“不是,我没有感觉到一点异常,只是这戒指不摘掉,就会被俞棂察觉我们的位置,这样会很被动”,赤生瞳还是拿不下戒指。“身体没有异常吗”,紫柔自语的说道,目光露出思索的表情,这种情况她见过,有一些血契签订后并不是约束签订者本身,而是约束他周围,对了,她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灵力,“周围的灵力空间全都静止了”,紫柔面色凝重的说,四周的空间好像被禁锢了一样,其中的灵力虽然还是被他们自动吸收着,但是越吸越少。赤生瞳再次划破手指,一滴滴的鲜血滴在戒指上,这次没有一点反应了,完全和普通戒指一样,随后他又开始输入灵力。周围空间被禁锢了,所以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想到都要试试。

    戒指开始时没有反应,但随着灵力持续的输入,血红色的戒指开始涌动,就像是一个中空的玻璃圆环中装了水一样,这枚戒指就像是里面装了血的容器,其中的血色一阵流动,叮!又是一声清鸣,这次声音悠悠绵长,不绝于耳。随着这声音的荡开,两人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磅礴的灵力朝戒指蜂拥而来,最后被它吸了进去。过了许久,四周的空间才恢复原样,“总算回来了”,紫柔松了口气。“稍等一下,我先看看这戒指到底有什么奇特”,赤生瞳说完微微闭目,自己脑海中涌现出一段信息。血戒封铭,修炼至宝,五步逆血,超凡入圣;诅咒封铭,千年为限,逾期不破,身死道消。开戒之日,契约天成,修炼之速,一日千里;灵尊初逆,再逆二王,三四皇帝,五逆无音。赤生瞳看到这里,不经面色凝重深吸口气,“怎么”,紫柔看他面色不对,出言问道,“这枚戒指叫做封铭,是……”,“什么,你是说血戒封铭”,紫柔惊呼出来,这还是赤生瞳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失态,“你知道封铭戒?”,赤生瞳问道,按理说紫柔是暗影族,她逃出诅咒山脉之前应该从没有接触过外界,不应该会知道这些连他都不知道的东西。当然,因为时间差的关系,他忘了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并且指柔之前一直跟着余无青,余无青所在的城镇可不是荒寂镇可比,消息自然灵通不少。“恐怕没有哪个灵者不知道,血戒封铭,又被称为诅咒之戒,虽然说诅咒之戒,但其实它没有任何的契约或是真的诅咒存在,只不过是传说过于骇人,因此诅咒之戒不是诅咒人,而是诅咒戒指。它每一千年出现一次,开启血戒的人或是天才或是凡人,有时甚至是普通人和身有残缺的人,得到它的人都成为千年之内耀眼的一颗明珠,但是也同样,得到它的人也没有一人寿过千载。要知道,只要突破灵尊,就有千载寿命,而灵王灵皇寿命更是悠长无比,但这封铭戒的主人记载中一共二十七位,其中最差的一人也是越灵皇,最高达到了越灵帝,最后都是开启血戒千年后就身陨了。虽然他们有的在开启前就是灵力修为极高了,但只要开启了这枚戒指,最终都是寿不过千”,紫柔吐了吐气继续说道:“难怪这戒指要滴血才能开启,这下可遭了”,紫柔语气有些急躁,秀眉拧在一起,脑海中不停思索族中的各种古老契约,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抑制的方法。

    而赤生瞳听完他的话反而放心了,只要不是真的中了什么契约诅咒,他才不信这么迷信的东西。“紫柔,紫柔”,赤生瞳摇了摇她,她还在皱眉苦思,被赤生瞳这么一摇,扭过头楞楞的看着他。“紫柔,你真的信这种传说吗,你想想,普通人寿命不过百年,这难道不是一个封铭戒吗,不管他们怎样努力的活,百年后也会死。所以他们突破灵者,突破灵师,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封铭戒,所以这枚戒指,无论有还是没有都一样,我只要勇往直前的突破,不管前方有什么,全都踩在脚下就行。血戒封铭处处在,何必偏信这一枚。今天就把这个戒指留在我手上,当它落下的时候,我必将站在这世界之颠——君临天下”,赤生瞳无比自信的说道,紫柔此刻的内心震惊不已,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自己可以无所不破,特别是无数岁月中,在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突破圣境,而这个男子却这样的自信,甚至有些自大。“好了,紫柔,我们出发吧,就让这枚封铭戒见证属于我的传奇”,赤生瞳说完,迈开步子朝着原定的方向大步而去。在他离去后,那句`血戒封铭处处在,何必偏信这一枚`还在紫柔的心中回荡,许久之后,一丝微笑在她脸上出现,这是离开诅咒山脉后她第一次笑,原本她觉得要靠自己的力量救出族人不可能,但是此刻,她的内心坚定无比。而赤生瞳之所以会对紫柔说这些,是因为她是暗影族人,暗影族从没入世,对于他这些来自地球观念比较容易接受,同样的事他没有对天涟悦说就是这个原因。

    与此同时,森林一端的俞棂正盘膝坐着,直到此刻他才完全的恢复过来,如果这些锐利的灵力在潜入深一点,恐怕自己就真的栽了。恢复完后,他感受了一下自己戒指的联系,不一会儿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和戒指间的联系了。“可恶”,俞棂一拳用力的砸在树上,那枚戒指中有许多他收集的体术,甚至还有一些低级瞳术,最为重要的是,还有他俞家安身立命的体术九印玺的前三玺修炼法决。“可恶的小子,我一定要你死”,俞棂怨毒的说道,随后和护卫一起朝森林中掠去。赤生瞳一个人走在森林中,前方是一片草地,一路走来,灵兽倒是遇到了不少,都是常规的灵兽。他在考虑要不要进去这草地,对于他来说,这草地就是一片密集的森林,指不定哪株草后面就藏着灵兽,因此进去后前进速度必然受到影响,一路上猎杀的灵兽够多了,他手中的地图已经很大了,可是没有一个黑色标记,最后他决定直接传送到地图的边缘,这样做虽然冒险,不过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获得地图,不然如此走下去,光走完这片无人的地图就要花几天。如果是他一个人倒是没关系,到处游走猎杀灵兽收集灵值就行,但是还有武凝音在,他有些担心,那个温婉的女孩子哪怕他不担心她的修为,也担心她的心智,这里面一个个可都是唯利是图的人,要骗过她恐怕不是难事。

    “怎么不走了”,紫柔出现在他身旁问道。“我们直接传送过去吧”,赤生瞳说道,“这样有风险”,紫柔平静的说,“没事,这一片都没有一个人,要么是人出局了,要么是这一大片都属于一个人,既然这样,无论我们用走,还是传送,都在别人的地图上,那就不用顾忌了”,赤生瞳说道,拿出了地图。紫柔也不再多说,拿出了身份牌放到了地图右边,赤生瞳也是,随后两人消失在了蓝光下。一片黄色的沙漠中,周围全是沙土,偶尔有庞大的山也都是裸露的岩石和黄沙组成,一阵阵风卷一圈黄沙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在沙地上肆虐。就在这时,一阵蓝色光芒涌动,赤生瞳和紫柔就出现在了这片沙漠中。“这是一片沙漠吗”,赤生瞳抬手挡了挡向他吹来的小旋风。“麻烦的地方”,紫柔轻声说道,这地方没有一丝的遮蔽物,对于作为刺客的她来说,虽然有自信在一定的距离速度提升到敌人无法察觉,但是没有遮蔽物,只要动手前别人看到了她,敌人就会有所防范。“先去那座山上看看”,赤生瞳指了指不远处的山谷,山谷中有不少的小山包,其中一座比其它的都要高出许多。两人走进山谷,说是山,其实就是无数巨石堆积起来,空隙的地方都被沙土填满。吼……两人踏入山谷,一阵长长的空吼传来,像是动物的吼叫,又像是风的声音。赤生瞳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深埋在沙土中的巨石,周围的沙土颜色都是一样,看起来不像是有灵兽埋在里面伪装的样子,如果是伪装,它周围的沙土必然是翻新的,因为这片沙漠风很大,所以表面上露出的沙土因为风化的关系会更细腻一些,越下面则越粗糙。所以如此巨大的山如果是灵兽埋藏在下面,肯定会翻起很深的土。所以微微停顿后,两人继续前进。

    很快就来到了山顶,站在一块巨石上眺望远处,前方是茫茫的沙漠,远处的风暴更加强烈,卷起的风沙模糊了视线。赤生瞳转身朝后看去,情况一样,也是风沙满天。不过,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风沙中摇晃,赤生瞳皱起眉头眯起眼,试图看清到底是什么。在一阵阵旋风卷过的空隙间,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座城池,这个世界没有水和阳光,所以也不可能是海市蜃楼,看到了,那就是真的有东西在。“你看那里”,紫柔走到他身旁指着山腰中间的一块巨石缝隙间说道,赤生瞳定睛看去,圆柱型的一根小柱子挂在石头的缝隙间,“那是,一张地图?”,赤生瞳有些不可置信,那卷轴在风中摇晃,确定是一张地图不错。“确实是地图,看来是有人被传送到这周围,而地图并没有被拿走就说明他是被灵兽淘汰的”,紫柔冷静的分析道,“不管怎样,先把地图拿过来吧,实在不行我们直接传送走,不过这地图和我们的地图有些不一样,中间的地图部分是金色的”,赤生瞳说完就跳了过去,地图在山腰上,所以跳下去速度还是很快的,就在他距离那地图间还差两块石头的时候,脚下的石头开始摇晃,赤生瞳稳住身形看了看周围,紫柔站的岩石也在摇晃,难道脚下的东西是岩石灵兽?不管了,先把地图拿到,“紫柔,你先下去,我把地图拿到再说”,赤生瞳说完,稳了稳身体,跳到前面的一块巨石上。山体摇晃得更快,整个站立的地方开始倾斜,山体开始滑坡,他也不得不极速离开。

    整个山体开始滑落,一块块石头滚下来,巨大的响声淹没了风沙声响彻这片沙漠。“还真是没有白吃的午餐”,赤生瞳有些郁闷,这么大的山体崩塌,就算没有什么东西出来,想要找到那张地图也几乎不可能了,跑了一早,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还以为可以免费拿到一张地图呢。山体朝外崩塌,周围的风沙开始朝崩塌的山体中间聚集,一个庞大的身影正在山体中间凝聚。此时的梵天城广场正在播放着一位女子的战斗画面,一条紫色的长绫被她使得栩栩如生,柔软的紫绫有时锋利可透树干,有时又绵软厚实可缠绕束缚,这紫绫显然是一件灵器,现在她正面对数十个人的围追堵截,不过她却从容淡定,每次总能找到对方较弱的小队,也不杀人,只缠绕住敌人,逼出对方地图后便腾空而起踏绫而去,战斗行云流水,潇洒自然。最终,围追的众人商议后,牺牲一部分人,将他们的地图贡献出来全部拼凑在一起,然后剩下的人找到了女子的位置后直接一起传送过去。此刻,紫绫女子正被十多人围住,广场的众人都满怀期待的要看她如何突出重围。正在这时,广场中的画面突然切掉,众人一脸懵逼,就在他们都不明所以的时候,画面中出现一片沙漠,正是赤生瞳所在的沙漠,这时大山已经完全崩塌,飞聚的沙粒逐渐凝型,一道高大的身形出现在原来大山的位置,这是一个机械灵兽,是古老的机械族人创造的一种战争机器,在骸寂的时代,无数种族征战星域就是靠着机械族的战争机器。而这种机器现在已经没有了,看来这处遗迹是远古机械族的遗迹。

    很快,它的手臂,双脚都逐渐成型,全身上下都布满尘土,整个身体形成后,它抖落了两下,身上的尘土全都落了下来,一块块有光泽却凹凸不平的零件板子露了出来,看起来像是金属,全身蓝色,同时有细小的黑色细纹遍布全身,每个零件板或是关节的连接处都裂开了一道口子,还能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管子。它没有头,一只手呈剑型,剑柄就是手臂,而手肘以下就是一柄光亮的长剑;右手则是无数的细管缠绕纠结成的一个手炮,整个手臂就是一个手炮,没有手肘,比左手短了一节。看到这一幕,高台上的梵天城主直接拍案而起,“暝使,最终战场不是在迷雾森林吗,为什么会在古代机械城,我需要一个解释”,城主声音有些愤怒,暝也是一脸凝重,这已经超出了城市晋升的标准,即便是郡城每隔一段时间举行一次的狩猎赛都没有资格开启这机械城狩猎场。暝拿出了一块通讯牌,牌子上刻有一个郡字。“岙叔,我是暝”,暝手中的通讯牌亮着白光,他对着通讯牌说道。“暝?我记得你负责考核梵天城的晋升资格,怎么,考核完毕了?”,通讯拍另一边的岙叔有些疑惑的问道。“岙叔,梵天城考核的最终战场为什么突然更改”,暝语气严肃的说道。“突然更改?怎么可能,迷雾森林已经达到了低级大型城市的标准了,难道是太难了?”,岙叔一边说着,一边涌动手中的灵力在面前的一个水晶球中查看梵天城的广场播放画面。“岙叔。你自己看看吧”,“这是,古代机械遗迹,是谁,是谁如此大胆,敢开启这座猎场”,通讯牌另一边传来愤怒的声音,“岙叔,请立刻禀报郡主”,暝的声音也有些着急。“梵城主稍安勿躁,此事已经禀报郡主,而且也只有两人被传送到里面,其余的人都还很安全”,暝站起来对着城主解释道,他很清楚,里面的人都是梵天城历年来的天之骄子,也是晋升大型城市的保障,所以也是出言安慰。梵城主微微凝神,看着广场中的画面,最终只得无奈坐下。而广场人群中,一个身穿黑袍带连身帽的人,看不到脸,身形看上去有些瘦弱,幽幽的苍老声音从袍中传来,“哼,梵无心,我看你梵天城这次怎么死”。而人群中的嫣红面色凝重,“典护卫,立刻去查为什么会开启这座猎场”,嫣红也拿出了一个通讯牌吩咐道。“是,小姐”,那边应声而去。这是嫣红将目光投入广场画面中。

    赤生瞳两人站在机械灵兽的左侧,因此看不到它的右手,不过梵天广场所有人可是看得分明,那如炮管一样的右手细细的管子开始发亮,无数的灵力在炮口汇聚,黑色空洞的炮口也亮了起来。站在侧面的赤生瞳两人只觉得周围的灵力不断的朝远处的大家伙汇聚,而它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变化。突然间,一股危险感涌上赤生瞳的心头,巨大的机械灵兽突然一个转身,它的脚没动,而是从腰部旋转,充满灵力的右手正对着他们,一道庞大的灵力光线直接朝他们扫来。“我去”,赤生瞳直接爆粗口,连忙转身将紫柔搂在怀中,白色的火焰瞬间暴涨将两人裹住,一眨间灵力光线透体而过,脚下的尘土瞬间飞上天空。从广场的画面看去,这一炮准确无误的射到了赤生瞳两人,并且一朵巨大的沙土蘑菇在原地形成。观众们早已经忘记了画面突然切走的事,这种攻击怕是灵尊都不能轻易做到,这个东西也太恐怖了吧。这样的画面他们从没见过,甚至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

    郡城大厅,啪!“是谁,竟敢私自做主,立刻出动幽卫,给我查”,一位老者拍桌怒吼,一击之下,桌子化为齑粉。“岙秉,通知暝,立刻终止城比,所有人全部强制传送。立刻去请六十七族族长到郡府大厅”,老者对一旁禀报的岙秉说道,显然这次他是真的动气了。不多时,梵天广场就收到了命令,三位郡使站了起来,走到广场上,他们一人拿出了一块牌子,牌子的形状像是白云。他们摊开手,手中的玉牌化作三道流光飞入了广场中的气团里。白色的气团开始扭曲扩大,盘踞在广场中央的气团膨胀到挤满整个广场,就和开始大比的时候一样。接下来,秘境中的人都收到了一段灵牌传讯,内容就是大比提前结束,至于晋升大型城市的事,等候郡府命令。这段讯息也同时在梵天城广场响起,于是,在众人都还迷惑间,他们就出现在了一条条的通道中。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此时气团中央的画面还没有停止,听到消息的众人本来要离开,现在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盯着,“为什么还在播放画面”,暝皱了皱眉头,“这是,难道那个倒霉的小子还活着”,灭轻掩红唇惊呼道,她可是清楚的看到那光线扫过了赤生瞳两人。“咳咳……我去他妹的,谁再说这只是灵师境的大比,我保证不打死他”,一声谩骂传来,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深坑,这就是被那一击弄出来的直径百步的大坑,在中心点站着两个人。女子黑色的纱衣干净整洁,尖尖的红色耳朵抖落了两下;而男子就狼狈许多了,白色的发间全是黄沙,整个人像是刚从沙地中爬出来一样,嘴里一边谩骂。还一边不停的吐着沙粒。我去,这个家伙居然没死,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包括三位郡使。他们并没有看到白色的火焰,“有意思,就让我们看看你能不能走出这机械遗迹”,暝嘴角微微扬起,“灭,告诉岙叔,有两个人落在了遗迹中,其他人都已经传送出来了”,暝转身对着一旁的灭说道。

    这时,沙漠中的机械灵兽身体转了回去,不过和之前一样,周围的灵力还在它四周汇聚,赤生瞳也感觉到了,他拿出了地图,两人打算传送回去。身份牌放到了地图上,过了一会儿,没反应。又过了一会儿,黄色的地图还是一层不变,上面的灵牌也是灰蒙蒙的。“为什么会这样”,赤生瞳眉毛紧锁,“先离那东西远点”,紫柔看了看周围的大坑心有余悸的说道。哪怕她对自己的速度自信,也不可能躲过这如光一样的攻击,眼睛看到时它就已经来到,根本不及反应。“紫柔,你可不可以把你的匕首借我用用”,“怎么”,紫柔有些不解,“我把这大家伙拆了,但是我怕我的剑不够锋利”,赤生瞳语出惊人,“什么,这可是机械族的机械灵兽,哪怕是灵尊都不能硬撼它的攻击,我们如果一起丢弃地图就可以被传送出去,不用冒险”,紫柔惊呼道,这机械灵兽在远古时期可是战争利器,响彻星域,现在机械文明虽然没落,武道兴盛,但是赤生瞳现在只是灵师,甚至灵力凝形都做不到,怎么可能会是它的对手,她直接以为赤生瞳是要拖住它好让自己逃走,所以连弃权的办法都说了出来。“额,我不是想送死,相信我,而且不仅是我,你也可以打败它”,赤生瞳很自信的说道,这个机器如果是巅峰时期他恐怕没有机会,但是经过无数岁月的侵蚀,它一块块零件之间都出现了裂缝,而这些裂缝正是它最致命的地方。紫柔将信将疑的把自己的匕首交给了赤生瞳,“紫柔,你躲远点,越远越好”,赤生瞳接过匕首叮嘱道。众人看赤生瞳跃跃欲试,不经暗自嘀咕,都以为他是被刚刚那一下给弄傻了。

    而此刻的郡主府大厅,整整六十七个人齐坐一堂,他们个个威严,长相不一,这就是六十七族的族长。“诸位,今日是因为一个中型城市晋升,因此才把大家叫过来,原本决定开启的迷雾森林作为最终考核战场,但是……”,老郡主顿了顿继续说道:“有人私自将战场更改成了古代机械遗迹”,“什么,古代机械遗迹”,“哪怕是我巫溪郡狩猎大会都不敢开启”,“是谁这样大胆,竟然私自更改战场,如此无视郡府威严,一定要严惩”,“对,一定不能放过”,大厅中的人瞬间沸腾,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郡主,不知此事是谁所为”,其中一位老者站起来恭敬的说道,他头上有三个犄角,嘴巴里两颗獠牙发着寒光,穿着金色的华服,露出来的地方都是覆盖着雪白色的绒毛,“关于这件事,幽卫已经去查了,现在还有两个人被困在机械遗迹中,诸位已经很久没有关注中小城市的天才翘楚了吧,这梵天城可谓是近十年中型城市中的翘楚,无数天才一年年的涌现。此刻遗迹中的两人据说躲过了机械灵兽的死灵光,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中型城市的天才,是否有资格和我郡城的年轻一辈并肩”,郡主威严的声音响彻大厅,随后他长袖一挥,一股白色气体从戒指中飘出,气体盘踞在空中,不多时,遗迹中的画面就出现在了其中。

    此刻的赤生瞳拿着匕首极速的朝着远处的机械灵兽飞奔。巨大的身躯转过来,又是一击死灵光,不过这次没有第一次那样巨大的灵力,就在光线来到赤生瞳面前的时候,他化作一阵白烟直接笔直的变一旁飘走,在观看画面的众人眼中,只觉得赤生瞳速度快到极致,他们只看到一阵白影。在它一次次的攻击中,赤生瞳目不转睛的盯着它各个零件板之间的管道,看它的灵力流向。在一次次的炮击中,他接近了机械灵兽,对于它的右手,已经基本知道了是哪些管道控制着它的方向,当它手臂移动调整炮口的时候,有些灵力管道是亮的,可以清楚看到有一股白色的东西在里面流动。而它每次发射灵力的多少,也是取决于某些特别的灵力管道。这些灵力管道多如牛毛,错中复杂,因为时间岁月的侵蚀,很多的功能可能都不能用了,所以很多灵力管道是没用的。对方是机器,在这灵力如此浓厚的遗迹中,它可以无限期的战斗下去,过了无数岁月现在它还能动就是最好的证明,而赤生瞳是人,如果一条条的去割那些灵力管道,最后肯定是自己落荒而逃。并且既然是机器,就不可能只有一套运转方式,这一点作为地球人的他清楚无比,所以他必须找出在整个这一套的攻击模式中,灵力的输出点是那些管道,切掉这些管道才是真正的取胜之道。

    近身之后,它的左手剑随即而来,发光的蓝色光剑从他身边划过,清脆的剑鸣声像是刺破了空气一般在他的耳边回响,他刚刚侧身躲过,随后光剑又回击他所在的身位,而且速度丝毫不慢。这就是机器和人的不同,如果是灵者,一剑挥出后,别人躲过了这一招,想再要强行收招会导致身体不协调从而连接不上以后得剑招,但是机器就毫无顾忌,一击不成立刻收招,同时回击。一招招的剑招被他躲过,无论他速度多快,在他躲开的一瞬间另一剑立刻随后而来,就像是两把剑同时攻击一样。场外的观众看得眼花缭乱,在他们眼中只有蓝色和白色两道光影相互缠绕。而郡府中的各族族长一个个都是面色肃然,光是可以躲开这机械臂的快速攻击,可以说在主修身法的灵师中都寥寥无几。而他们更好奇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光是躲避只能拖延时间。就在这不间断的攻击间,赤生瞳已经看清了这种攻击模式的灵力运输管道,首先是肘部的裂痕暴露出来的管道一直都是亮着的,说明切掉这些没用,因为数量太多。在向上看去,手臂上有一处裂痕,那里的灵力管道是交替闪动的,看来不同的招式会通过不同的管道输送灵力,削掉这些也没用。随后是肩膀处也和手臂上一样,其次是左胸处有许多裂痕,而贯穿这些裂痕的只有一条管道是一直亮着的,不过这条管道和七八条缠绕在一起,很难断定七八条是不是备用。最主要的是输送灵力的那些管道没找到,最终在整个前面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符合它攻击节奏闪动的灵力管道。于是赤生瞳逃到了身后,可是它也旋转身体用正面攻击赤生瞳,因为身体大小的关系,赤生瞳在空中也没办法一直移动,每次都是借着他攻击空挡踩上它凹凸不平的皮肤才能移动,所以它转动一圈,赤生瞳就要移动很多次,最终还是没看到它后面。

    再这样耗下去不行,必须要让它露出后背来,又躲过了几剑攻击后,赤生瞳踩着它的手掠过它的胸口,割下了一直亮着的管道。果然,它的手稍微停顿,另一根管道又亮起来了,它的剑又再次挥来。随后,赤生瞳切掉了捆绑在一起的七根管道,最后它手中的剑暗淡了下来,但是却还在动,依然不断的在攻击着他,看来切断了灵力输出的管道,还有控制它攻击的管道,应该是在身后,自己的灵力消耗有些严重,必须找到它的控制中枢,不然自己可能要放弃这次行动,下次估计又是其他攻击模式了。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没办法到它后面去,最终赤生瞳把心一横,干脆把所有的已经发现的灵力输送管道全部切掉。又是几次攻击后,右手的管道都被切开了,赤生瞳拉开了距离,按照他的推断,右手应该发不出之前的灵力攻击了。然而就在他打算远距离移动到它后方的时候,周围空间中的灵力又开始汇聚,“我去,明明切掉了灵力输出的管道了,为什么……”,话音未落,它右手又抬了起来,一道白色的灵力冲击瞬间到来,又是一朵灿烂的蘑菇在沙漠中爆裂。众人一个个静静的等着,这一幕他们见过,就在刚刚,所以现在没有人觉得他就死了。很快,空中飞扬的沙粒落地了,除了地上又多了一个大坑,其他什么也没剩下。“难道被轰成了碎片,尸骨无存?”,广场中不经有人嘀咕道。郡府大厅中,一个个神经紧绷的族长也都微微叹息,看样子应该是完了。就在郡主要收起气团的时候,就在梵天城众人都摇头叹息的时候,就在嫣红紧咬红唇的时候,画面中的机械灵兽缓缓的到了下来。碰!巨大的声音传来,倒地的巨大身体激起百丈的尘土。观看的众人全都懵逼了,没有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包括郡府的一众族长。

    尘埃落定之后,庞大的机械身躯有一半埋进了土里,而在那身躯之上,一位白发少年手握匕首,他轻轻的抖落了衣衫上的沙土朝着远处掠去。“郡主,这……”,各位族长心中都打起了小鼓,灵师境能够做到这一步,不仅是实力,虽然他们不知道赤生瞳凭借什么躲过了死灵光,但是躲过之后借机潜行,绕道后方一举攻击弱点从而击倒对手,这份心智在做的都是老古董,又岂能不知道。“诸位都看到了,各位的儿子或者孙子现在最差的也是灵师巅峰了,可有谁自信能胜得了这个年轻人”,郡主对着众人说道。一众族长微微摇头,如果是同样修为,他们还真不敢说,虽然说他们这里是郡城,可是谁又知道外界的压力,近年来巫溪郡在远古狩猎场中平平失利,现在投入每个城市的资源都是从府库中抽掉的,所以赤生瞳表现优越,他们对于猎场的争夺也就多了一分把握。那里可不像在自己的郡内比试一样,出现不公平可以有人解决,在那里一切全凭本事,而阴谋诡计,偷奸耍滑也是实力的一种。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处在大型城市边缘,要跌落中型城市的城主们,他们感觉不到外郡的威胁,只知道明争暗斗。“既然如此,岙秉,传郡主府令,梵天城晋升考核通过,至于晋升之战,待遗迹中的两人出来再议,再此期间,任何人不得干扰城市晋升,否则——杀无赦”,郡主一声令下,众人无不遵从。

    此时的梵天广场一片欢呼,郡主府的大令已经颁下来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次大比会突然中段,但是群众总是盲目的,此刻大家只沉醉在喜悦中,别无他想。而赤生瞳也不知道自己会被郡主府关注,这给他招来了无数的麻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