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荒南经_ 第60章 榆枫蓝(8)

时间:2021-07-03 10: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紫檀姐姐小说大荒南经 第60章 榆枫蓝(8)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阿蓝跳跃着跟上哥哥的步子,兄妹俩一前一后走出山脚湿润的蕨草地,踩着石头跳过玛兰琶吉河众多支流中的两条淙淙流淌河水,如飞掠过横跨玛兰琶吉河的大绳桥,来到跳蚤窝前方的滩涂。

    “嗨,山上下来的贱奴,我在这里!”滩涂中间的荆棘丛中突然冒出一个大个子,咧着破碎的门牙朝他们挥手大喊大叫,一边忙不迭地跑来。

    榆枫宏看清了来者是谁,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老是藏在这里呀,好好地站在路中间不行吗?”

    那人振振有词地傻笑:“我怕我站在路中间你看见我了就改道了。喂,山上下来的贱奴,有我的东西吗?”

    这人足足有十尺八寸(备注①)高,体重超过二百八十斤,在雪蓝城跳蚤窝能找到他这个大个头的确不容易。无论他站在哪里,想要别人当他不存在太难。

    说着话,这人便将一双脏不拉几宽阔大手伸进榆枫宏的藤兜里翻找。

    “喂,你不能乱翻呀,快些拿开你的脏手!”榆枫宏吓了一跳,忙放下藤兜,躲闪袭击。

    这人缩回手,在同样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衣服上擦擦手,嘿嘿笑。

    “阿睿,你下次能不能洗洗手?”榆枫宏弯腰从藤兜里拿出一大包圆头茹和新鲜的嫩榆叶给他,顺便拍拍手,似乎生怕沾上对方的脏尘。

    阿睿笑:“好好好,我下次来接你时一定记得,一定记得!”

    榆枫宏苦笑:“还是不来接最好。”

    “哪能呢。”阿睿忙着低头看礼物,随便伸手拍拍榆枫宏:“你是我的好朋友呀。”

    他这一拍落了空,榆枫宏早就不知不觉间站得远离了他。

    阿睿也不当回事,从嫩榆叶包里挑出两片放进嘴里嚼嚼,吐出一口汁水,舔舔嘴唇:“这回的嫩着呢,我留一半做榆叶饼,另一半去茶四街换盐泥,家里没盐泥了,就盼着你给点什么去换了。”

    旁边阿蓝突然惊叫跳起来:“唉呀!”

    只见阿蓝旁边的矮荆棘丛中冒出一个人面怪物来,正探手去偷阿蓝头上的火红凤鸟翎羽檀木小步摇。

    阿蓝躲闪着:“这个不能给你!”

    那人面怪物不知怎么就绕出荆棘丛,滚落到众人面前,看上去似乎是一团圆滚滚的人肉,其实是有头有脸却无腿无脚的儋耳人阿蝶。

    阿蝶的脸上除了两只眼睛分眼在转动,绿莹莹地有些怕人,其他五官都被乱蓬蓬的脏发遮挡着看不大清楚,那头发颜色也和他哥哥一样,更是一团鸟巢似地分不清楚。

    反正跳蚤窝里的人都这模样,谁也好不了多少。

    阿蝶直起半截身子,拂开额前的头发,很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能给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阿睿看看榆枫宏的脸色,忙说:“阿蝶,这个我们得别人同意啊是不是?”

    那叫阿蝶的人面怪物理直气壮地问:“我们什么时候拿东西要经过别人的同意?”

    榆枫宏很不高兴地说:“这是我爹送我妹妹的生日礼物,你若是喜欢,改天我给你做一个来便是。”

    这一说,阿蝶更不高兴了,狠毒的眼睛盯着阿蓝:“你有爹,你好啊。我没爹,也没娘,唯一的姨姆也早就死了,还有一个根本没来找过我们的坏姨姆。这个小步摇,我非要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不待众人反映过来,阿蝶如同毒蛇吐信,快捷无比地纵身跃起,迅雷不及掩耳地伸手就抓阿蓝头上的步摇。

    “喂,你干嘛!”阿蓝闪过一边,发现阿蝶再来抢时就地一滚,伸手从头上取下木摇,紧紧地护在胸前。

    榆枫宏见妹妹受欺侮,跃过像一座山一样堵在面前的阿睿,将阿蓝挡在身后:“你再抢我妹妹的东西,我以后——”他气得脸发青,想了想,坚决地说:“不再理你们。”

    阿睿瞪大眼睛看着三人躲闪、抓抢,眼见自个儿的妹妹不是榆枫宏兄妹的对手,也就将手上的圆头茹和嫩榆叶放地上,想了想,又抓起来放远点的地方,再跳将过来。

    “喂,要打架吗?你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吗?怎么可以欺侮我妹妹?!”

    榆枫宏苦笑:“你弄清楚好不好?是你妹妹欺侮我妹妹吖。”

    阿睿眨巴一下眼睛,看了看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在旁边虎视耽耽的阿蝶,有点难为情地说:“那她不是打不过你们吗?我当然也得帮忙了。”

    这对兄妹也是怪了,不问有理没理,打得过要打,抢不过也要抢,根本不管对方是谁。

    “那就一对一,我哥打你哥,我对你!”阿蝶露出贪婪的眼光,盯着阿蓝手中的小步遥。

    榆枫宏知道阿蝶狡诈阴险,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她都会想方设法抢到妹妹的小步遥,他不会上她的当,他护着妹妹朝藤兜移去,背上藤兜,想溜之大吉。

    “喂,还没有打呢,你不能跑啊!”阿睿如一堵墙似地挡着他们的去路。

    阿蝶如蛇一样地滑行,趁阿睿和榆枫宏纠缠的时候,又欺近阿蓝身边,缠着阿蓝的双脚。

    阿蓝跳跃着闪避阿蝶的纠缠。但她哪是阿蝶这个跳蚤窝惯偷的对手。阿蝶对她上下其手,未几便将她偷了过遍,除了她手中紧握的小步遥以外,什么东西包括那个蓝色布包袱都到了阿蝶手中。

    阿蝶跳下阿蓝的身子,此时阿蓝身上到处都有阿蝶的脏手留下的印渍和污秽。她防贼似地盯着阿蓝,打开那个蓝色布包袱。

    包袱里有前些天玛兰彰秀送给阿蓝的礼物,包括一把荆南国送给玛兰王妃、镶钦有紫红宝石价值一百个金盾的紫檀木梳,以及一件价值五个金盾的红色蜀绣仙鹤外衫。

    被阿睿拦着的榆枫宏急了,大吼:“你别那些东西啊,那是玛兰公子的,我妹妹要拿去还他的。”

    阿蝶双眼放光,展开那件红色蜀绣仙鹤外衫在自己身上比试,手掌摸过的地方会拉起丝丝的轻微声音,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拥有如此精妙如此华贵的衣服,既然到了她手上,她再也不会放开了。

    “玛兰公子的?要还他作甚?不如给我算了。我才好用。”

    阿蝶将紫檀木梳插在自己乱蓬蓬的黑不拉几的头发上,将那红色的蜀绣外衫披在身上,如同孔雀展示屁股后面的美丽羽毛一样,得意地旋转着问她哥:“怎么样,我是不是像雪蓝城的公主了?”

    阿蓝喃喃地说:“你总是抢我的东西。我不喜欢你。”

    榆枫宏厌恶地朝半人半兽模样、抢了东西还沾沾自喜的阿蝶瞧一眼,拉了妹妹的手:“走吧,我们以后不走这条道了。”

    阿蝶闻言朝他吼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跳蚤窝的阿蝶最看不起的就是你,明明就是一个贱奴,却要装得如同贵族。就算你穿了黑靴子,你还是雪蓝城的贱奴,榆枫族叛国者之子!”

    榆枫宏愣了愣,站立片刻,胸潮起伏。

    阿蓝侧头看见榆枫宏的脸色煞白,轻轻地触碰他的胳膊:“她也是贱奴。”

    榆枫宏点点头,吸一口气:“她也是贱奴。”

    兄妹俩相偕着在弯弯曲曲的跳蚤窝潮湿、阴暗的小巷里穿行。

    阿睿走过来,看着因抢了阿蓝东西而满心欢喜的阿蝶,有点不知所措:“他似乎不高兴了。”

    阿蝶吃吃笑:“那又如何?”

    阿睿莫名其妙地有种失落感:“可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阿蝶收起红色蜀绣仙鹤衫,藏好镶钦有紫红宝石的紫檀木梳:“这些东西,我从没见过,估计很贵的,我拿去茶四街找人换银毫子,够我们今年一个冬天的吃食。再说,你要朋友来做什么?”

    是啊,作为跳蚤窝的贱奴,他要朋友来做什么?阿睿闷闷不乐地思索了片刻这个问题,然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妹妹话中的重点上:“够我们吃一个冬天?”

    榆枫宏兄妹俩先到瘸子巫那里,将蓇蓉草给了他,瘸子巫顺便将另一把不知名的药草交给榆枫宏,让他带给茶四街的盐泥婆婆。

    从跳蚤窝里穿出,走过护城河木桥,来到烂泥门前。

    烂泥门是雪蓝城五道城门中最破烂的一道城门,原本名叫庭山门,因面对着跳蚤窝前破烂不堪的烂泥小径,进出之人多为平民和贱奴,久而久之,大家也就直接叫做烂泥门了。

    城门敞开着,兄妹俩前后相跟着走进城门。

    榆枫宏对雪蓝城再熟悉不过了,他总是走最快捷的巷子。稍过一会,他们便到了茶五街,榆枫宏放下藤兜,将备好的黄云草递给洗马叔,这些黄云草可以代替硫黄和赭黄给牛马消毒杀虫。

    洗马叔又顺便请榆枫宏给茶四街的盐泥婆婆带一个小包裹,还给了榆枫宏一个银毫子,作为买黄云草的价钱。

    榆枫宏看着银毫子朝阿蓝甜甜地笑,有这一个银毫子,阿蓝就可以买一件自己喜欢的麻葛衣服,嗯,虽然不是丝料的,也不是绸缎的,总之是新的。

    阿蓝也幸福地朝榆枫宏悄悄地伸出大拇指。在她心中,她的宏哥哥是最能干的,什么办法都能想到。

    兄妹俩走过一个蹲在巷子边拉屎的妇人,躲过两个一边高声叫骂、一边疯狂抓扯对方头发的贱奴,从一群互相投掷石块的孩童身边跑过,来到茶四街盐泥婆婆门前。

    “坏小子,还不躲进来!昨天夜里很多穿着银色铠甲、胸前有闪闪发亮的狮子头的天威军来了,那明黄色的披风都快把雪蓝城天上的月光挡住了。听说,他们要抓所有的雪蓝城的男孩呢!”

    还没站稳脚,榆枫宏就被一双鹰爪子一样瘦骨嶙峋的的手抓进暗黑的屋里,并伴随着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婆婆,真的吗?”榆枫宏苦着脸问。

    (备注①戎洲度量标准:布指知寸,布手知尺,一掌为五寸,二掌为一尺,一尺合今16.95厘米。十尺八寸约为今183厘米。重量计量为16两=一斤)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